《關於精油,給我們的不只是芬芳》

芳香療法Aromatherapy,結合了「aroma」(香味、芳香)及「therapy」(療法、治療)兩個字,代表著透過自然界植物的芬芳與精華進行身體的療癒與調養。

 

芳香療法源自於歐洲。從上古時代就已經有祭司透過焚燒芳療植物為信徒祝禱的紀錄;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將植物對生理的作用分類出多達300種的藥用植物,進一步奠定了芳療體系的理論基礎;十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則帶回了阿拉伯的蒸餾技術,讓植物對於人體的功效進一步濃縮、凝聚,而成為了精油。

 

到了現代,芳療有點類似中醫,並不能稱得上是主流的醫學。但是歐洲許多的國家包括法國、德國等均將芳療視為另一種與醫學相關專業領域,相關的臨床資料與分析都非常的完備。

 

以德國為例,德國的芳療體系較注重於科學理論依據,具有最為先進的精油分析技術。透過生物化學、有機化學等等的臨床實驗進一步確認精油對於人體的功效。而法國的芳療界則著重於醫療領域的應用,甚至醫生還會將口服精油作為處芳去減緩疾病的症狀。另一個歐陸芳療體系的國度為瑞士,全世界對於自然療法走在最前端的國家,甚至部分芳療法(例如植物療法)是已經是健康保險給付的範圍了!

 

離開了歐陸,英國、日本的芳療體系則是相對偏向保守,認為芳療不應作為治療主體而應處於輔助性質,故這兩個國家都嚴禁口服精油作為藥物使用,對於肌膚塗抹也採取保留的態度(薰衣草、茶樹則是例外,算是世界公認可以直接使用在人體肌膚上的精油)。

  

            期待而不奢望精油帶給我們除了清香以外的什麼

                                                         雖然它的給總比我們想像中更多

  

不過很巧合的,不論是哪一個國家或者芳療的派別都是將人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進而進行身、心、靈的治療。與近代醫學分類分科,各司其職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

 

在台灣,早期對於芳療一知半解,以為只要聞起來有香就可以,導致市面上出現許多化學香精的劣質品,反而讓真正的精油與芳療觀念推行困難。而相關法令在保護消費者的前提下,短時間內大概也無法跟上世界潮流,達到類似歐洲將芳療視為「顯學」的程度。

 

在台灣這樣的時間空間環境下,或許我們可以將芳療視為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信奉歐陸流派那樣的療效。也許放上滿室芬芳;也許稀釋按摩舒壓。期待而不奢望精油帶給我們除了清香以外的什麼,雖然它的給總比我們想像中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