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女王の白色情人EP6 - 面具下的真實》

男人豪氣澎風,女為悅己者容。
這算是欺騙還是只是善意的謊言?
面具下的真實並不醜惡,只是一點小小的貪圖...
貪圖這完美的表演讓我可以與你更靠近一點。

一場不期而遇,驚喜的會是誰?
情人眼裡容不下的砂粒,會幻化成翠燦的珍珠嗎?


-----

阿琪愣愣地等著小莫跟那名女子走近。

小莫尷尬地問:「妳怎麼在這裡?」

阿琪冷冷地回答:「不是應該我來問嗎?你不是說去親戚家?」

小雅搞清楚狀況後,兇巴巴地說:「被抓包了喔!男人就是這種德行。」

小香趕緊拉住小雅:「妳少說兩句。」

就在氣氛緊張到最高點時,跟小莫一起出現的女子微笑著說:「妳就是阿琪嗎?小莫常常提起妳唷。」

阿琪茫然地轉頭看她。

女子拉起阿琪的手說:「妳好,我是小莫的堂姊,妳可以叫我小菲。」

「咦?」小香慶幸自己拉住過度激動的小雅。

氣氛從緊繃變成尷尬。

小莫深吸一口氣:「阿琪,對不起,我... 」

「你跟你堂姊一起,證明你沒有騙我,為什麼要對不起?」阿琪的聲音幽幽淡淡地。

「我本來不會做菜。」小莫一臉從容就義:「妳聽我說完,如果還是很生氣,我願意接受妳的任何決定。」

小莫不管其他人的反應,一句接著一句說。

在家裡都不需要擔心家務的緣故,小莫對家務一點也不靈光,最多就是大學開始的專長訓練,種花蒔草幫得上忙,下廚這回事卻是陌生的不得了。前女友因為他不幫忙家務,嫌他不關心自己,但當時的小莫以為前女友只是鬧鬧脾氣撒撒嬌,卻沒想到幾次爭吵之後,前女友願意放棄兩人多年的感情,毅然決然要分手。沉靜半年後,決定出門旅行,轉換心情,卻遇上阿琪。

「後來,看妳對吃那麼隨便,加班也是常態,我就決定拜託堂姊,讓我來這裡學煮菜。」小莫再深吸一口氣:「因為妳的讚美,我更不好意思說出來了。」

阿琪嘟著嘴說:「是我的讚美的錯嗎?」

小莫急著說:「不是,我是說我喜歡聽,如果講出來了,說不定妳就不繼續了。」

兩人又是一陣尷尬。

小菲跟小香感受著過度尷尬的氣氛,一人一句地接著。

「哎呀,說開了就好了。」小香說。
「不是有個名言說坦白從寬嗎?」小菲對小香眨眨眼。
「對對對,坦白從寬。阿琪妳生氣意思意思兩下就好了。」

生氣還能分意思意思兩下的嗎?阿琪瞅了小香一眼。

小菲看著還是不打算開口的兩個人,忍不住說:「這家店呢,我婆婆是股東之一,所以才可以讓小莫來學。我這個堂弟也是用心良苦啊,他以前也沒有想過要替哪個女朋友這麼盡心盡力。」

小莫瞪了小菲一眼。
妳不說話也是可以的妳知道吧?

小香拉拉阿琪的袖子說:「阿琪,說點什麼吧。」

「坦白從寬,是嗎?」阿琪說完才抬頭看著小莫。

咦?

即將邁入最終章!

---

三八女王の白色情人第六回 #限時一小時
卸妝產品買就送果漾去角質凝膠體驗瓶

卸下一天的偽裝,卸下一天的疲勞。
屬於私密的輕鬆素顏,只願讓你看見。

--

讓陳舊面容隨著昨天過去
明天的我依舊光彩奪目


商品連結
溫柔卸妝乳:
https://goo.gl/cTHJgZ
潔淨卸妝油:
https://goo.gl/1yzhQp

#Madoca #三八女王的白色情人 #面具下的真實



上一頁 下一頁